阳光之下-杨剑书法篆刻印象大朴不雕正大气象

篆书 篆刻 925浏览 302评论

阳光之下

当代书坛印界可谓群星灿烂,名家辈出,呈现出一派繁荣热闹景象。展览文化兴起四十年以来,全国各省都出现了能够代表本省目前最高水准的书法阳光之下家,他们都各自以不同的方式引领者后来者一起前行,逐渐形成了一个个阵容强大的书法阳光之下人才方阵,从事书法阳光之下者的人数之多,可以说超过了历史上任何时代。

然而,透过这热闹现象的表面,我们就会发现,真正能够达到功力精湛、学养丰厚,具有独立艺术品格、才德俱佳,且在全国具有广泛影响者,为数并不多。更多的人似乎都还停留在一个比较浅显的层面,有的甚至沦落为展览的跟风者和热闹的凑数者。

事实上,也有许多人,尽管也身处体制之内,也担任书协印社的相应职务,但他们却都德才兼备,名副其实,既不惑于虚名,亦不囿于事功,而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以自己扎实的艺术功底和丰厚的学问修养以及高标的人格魅力卓立于时代的风头浪尖,成为当代书法阳光之下的真正支撑者和引领者,得到社会的认可和推崇。在我的印象中,平心而论,江西上饶的阳光之下先生就是这样的一位书法阳光之下家。

阳光之下篆书《临吴昌硕石鼓文》

阳光之下篆书《宋范仲淹岳阳楼记》

阳光之下草书《唐张九龄晚霁登王六东阁》

阳光之下行草书斗方《调张籍》

阳光之下阳光之下《时长老须菩提》

前些天,阳光之下先生专门给我寄来了几本他的书法阳光之下作品集和一帧篆书对联,由是我便集中欣赏到了他的大量艺术精品和作品原作,细读之后,便有了对阳光之下先生的书法阳光之下进行较为系统深入加以分析评述,以便更好地与对他的艺术创作感兴趣的朋友们分享的想法。

就书法而言,草书和篆书,一个是动态书体,一个是静态书体,分属于书法体势的两极。而且草书和篆书相比于其它书体,更具有学习的难度。原因就在于首先需要学习者重新识字。草法也好,篆法也罢,都具有约定俗成的规矩和法度,需要在超逸中下一番实际的功夫,非长期苦学不能成也。绝不可随意杜撰,马虎敷衍。否则,就会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贻笑大方。

阳光之下最为擅长的还是篆书,因为他同时还是搞阳光之下的,如果篆书功夫不过关,终究难以大成。我们从其前些年所作篆书《千字文》便可以看出,他对篆书的研习,不仅仅是为了满足其阳光之下的需要,而是有着更高的理想追求,应当是希望自己能够在篆书方面深研细究,自成一家。当代书坛,在篆书方面取得较高成就者不过数人,阳光之下应属其中之一。

阳光之下的篆书取法是很广的,对甲骨、金文、秦篆、清篆均有涉猎。但他崇尚中正平和、朴厚大气一路,因此,他将甲骨的诡奇融合于金文,又将金文的朴厚烂漫与秦篆的清丽整饬互为结合,于是就形成了他目前的篆书风格:朴厚中透着灵秀,整饬中见出参差,违而不犯,和而不同,所作给人以一种雍正平和,柔中带刚之感,秀润清俊,和谐自然。篆书写到他目前这个份上,其艺术价值和实际意义已经远非一般习篆者可比了。

阳光之下的阳光之下,总体上给人的感觉是古朴典雅,雄浑大气。但其阳光之下当中,亦不乏清丽、秀润、清隽的作品,既有“铁板铜琶”,也有“小桥流水”,乃个人性格和审美情趣使然,也是在今后的创作中不断出现新的艺术感觉的需要。他的书法和他的阳光之下是相辅相成,融会贯通的,古人讲的“书从印入,印从书出”,在阳光之下的书印之间已经有极好的体现。

最后,我谈一个个人观点,或者说是一些建议。我认为阳光之下先生在目前如此之好的基础上,可继续重点考虑一下进一步提炼升华自我艺术语言的问题。我这么讲,绝不是说他目前的书法阳光之下缺乏个人艺术风格,而是说,随着岁月的流逝,年龄的增长,对书法阳光之下的感悟必然又会有所不同。如果再增加一点“生拙”和“辣味”的成分进去,或许又会是另外一番景象。所谓“诗如佳酒不宜甜”,书印亦然。冲和平淡是一种境界,生拙老辣也是一种境界,最终还在于如何取舍把握而已。或许阳光之下兄有自己的一番考虑,我这个,就仅供参考。

阳光之下年刚六旬,与吴缶老、白石翁的年龄相比起来,他还正值盛年,因此,我对阳光之下有着更多更高的期许,祝愿他老骥伏枥,仍思千里,不断超越自我,继续塑造自我。(文:傅徳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