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猎人h漫-高书论

隶书 先生 832浏览 492评论

古代人们对书法作品有好多种称谓,例如:墨宝、华翰、翰墨、手笔、手泽、手迹、大作、法书、高书等等,水平极高的作品方可称为高书,徐文长有云:“高书不入俗眼。”但我这里不是评论此种高书,是要谈一谈高金堂怪物猎人h漫的书法艺术,因为高怪物猎人h漫书法风格独特,个性太过强列,独树一帜,我姑且也称之为“高书”。

高金堂怪物猎人h漫从事文博专业工作,同时又是一位造诣颇深的书画家,尤其是他的书法艺术,达到了很高的水准。

高金堂怪物猎人h漫在少年时代受到淮阳一代宿儒、国学家、书画家张云生怪物猎人h漫的影响与教诲,开始学习书法,从临帖开始,高怪物猎人h漫的楷书从现在还能见到的早年作品应当是从魏碑入手的,明显有受“张玄墓志”影响,行草书有郑板桥六分半书的痕迹,但很早的时候开始他就转入了怪物猎人h漫的创作,在这个过程中,他又对大篆、楚简、汉简下了不少功夫,这在他后来的书法创作中都可以看出来,广泛的涉猎研究对他独具个性的书风所起的重大影响作用。

我们欣赏高怪物猎人h漫的作品不论是草书,还是怪物猎人h漫,强烈到使人震撼的个人风格,是第一印象,前无古人的奇险章法,出人意料的结体构成,能使人惊奇得要喊出声来。我们不妨以他的一幅行草作品——书“书陈毅元师诗”,来看看高怪物猎人h漫是如何颠覆我们的书法审美标准的:

打开作品,首先看到的是许多字的字形作了非同一般的大胆变化:在字的构成上作了局部夸张的改变,如“幽”字、两个“幺”字,作了不合比例的放大,“山”则缩小了很多,看起来好像头重脚轻,但并没有不稳定的感觉,就像一个头顶大缸的杂技演员,人在下面虽然晃晃悠悠,看上去蛮惊险,由于找到了平衡点,缸就怎么也掉不下来,反倒给人带来许多情趣;“重”字的变形也很有意思,中间的“曰”向两边拉伸了很多,都快要被甩出去了,但也没有感觉别扭。最后一个字“隅”的改变更出乎意外,偏旁“耳”采用大篆的写法不说,还上下拉长了一倍,并加重了笔画,稳稳当当地托住了上面的所有。其他改变了字形的如“兰”的草字头被向左加宽,下面的“柬”,一半身子也迈出了门外,“人”字的一捺谦虚得不敢伸出脚,还谨慎地往上抬起来。“为”字却大腹便便地在下面侵占了许多本不属于自己的地盘。还有款书中的“陈”“帅”字的偏旁跑到外面与下一行字挤到一起抱堆儿取暖去了;款书的“幽”字也霸道地把脚伸到别人耳朵边上。此外,字的形状也多种多样,竖长的如“在”“谷”“本”“自”“为”,横扁的如:“山”“识”字,则是不圆不方的平行四边形,一副不受约束的洒脱样子,而“者”则抱起手脚团成了卵形。字的形态也不一而足,有的规规矩矩正襟危坐如“幽”“只”“香”“重”“者”“山”,有的东倒西歪不修边幅,如“本”“自”“无”“人”“求”。字的大小相差了许多,有“识”“为”“隅”明显偏大,“在”“谷”“自”“求”偏小,“自”字还不及“隅”字的六分之一大。点画的轻重粗细反差也相当大,“在”“人”“者”的笔画之粗重是“求”“遍”的好几倍。书写运笔的特征也是十分明显的,一般行草书运笔,往往强调笔致分明的使转提按,可是在这幅作品里却被弱化了,转折的方笔、点画中质朴的落笔、行笔、收笔,完全看不到提按的痕迹,追求笔意的拙朴到了极至,形成了拙厚淳朴、凝重峻健的运笔风格。作品的章法布局也颇有特色,行气成S形摆动,在第二、三行尤其明显,单个字的中心线也左右摇晃,可行气却保持了贯通流畅,整体给人一种律动、跳跃、活泼、新颖,同时又完整统一的感觉。

尽管有如此诸多的大胆变化,由于传承脉络清晰、笔墨功夫精深,仍然让人觉得是一幅传统蕴涵充盈的正统的行草法书作品。

其实高怪物猎人h漫的书法作品当中,最多的还是怪物猎人h漫。他对怪物猎人h漫的研究和创作付出的精力最多,造诣也最深,怪物猎人h漫的个性也表现得特别突出。

我们以他写的苏轼的《念奴娇》这一幅作品为例,来粗浅赏析一下他怪物猎人h漫作品的特征。首先在字的形态方面,他作了大胆的改变,怪物猎人h漫本来是实用型的字体,形状呈扁方形,整齐划一,规范清晰,适于辩认阅读,但要蜕变为艺术作品,则难度很大,高怪物猎人h漫果断地打破了这种呆板的扁方形状,作了丰富多彩的变化。比如,这幅作品当中的几个“人”字的写法,就各不相同,有的像一个滑雪运动员的影子,有的像一把斧头,有的像一个锤子,有的像一个马蹄印儿。还有的字本来就是方字形,可他偏偏写成梯形,比如“国”、“周”、还有一些字,把偏旁作了位移和夸张,使原来这个字的形状,变得面目全非,像人物的“物”字。把右边部分压扁,上抬到最高,生生把一个方块字变成了“丁”字形状,有一个“多”字,他把上下叠压的两个“夕”,却左右并排横着写,还有一个“飞”字,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整容成“之”字的形状,“三”,则一反千年的老面孔,变成了倒三角形。如此怪异的重新组字,奇妙的是,还能让人一眼就准确认出来。不少字吸收了篆书的写法,加以夸张,也能悄无声息地融入字里行间,比如“华”、“如”、“江”“当”等,最后一个“月”字,则是甲骨文的变形,像是一个热带鱼,在后面摇头摆尾,也没有让人觉得哪里不合适。稍稍留心一下,你会发现,竟有一个狂草“如”字夹塞在画字的前边,真是突发奇想了。

字形的改变,通篇皆是,几乎没有一个字是安分守己的,但也没有一个字是离经叛道的。可以分明感觉到金文、石鼓、楚汉简书和汉隶的渊薮。

伴随其结体变化左右的是点画之变,他毫不犹豫地、眼都不眨一下地摒弃了怪物猎人h漫引以为豪的蚕头燕尾,却恭恭敬敬地把汉简那灵活多变、自由舒展、绮丽灵秀而又有几分奇诡质朴的点画迎进来委以重用。点画的自由向下延伸、左右辐射,还意外地影响了章法,打破了怪物猎人h漫所固有的竖成行横成列的呆板沉闷,使作品呈现了更加活泼多样、丰富多彩的艺术效果。

概括起来,高怪物猎人h漫的书法艺术特征应该是:神韵飘逸、意致超绝。不同于前人,有别于今人,另辟蹊径,独树一帜,达到常人难以企及的水准。所以我称他的书法作品为“高书”,当不为过。

高怪物猎人h漫的书风虽然奇崛,但为人却非常平和传统,志行高洁、古风盎然,一言一行皆恪守传统规范。有一件事足以说明怪物猎人h漫的为人:“文革”末期,有一次他在亲戚家看到一幅黄胄画的驴,被随便用浆糊粘在了高梁秆做的隔墙上。高怪物猎人h漫是懂画的,看出是黄胄真迹,原来是亲戚的邻居与黄胄的儿子在部队时是一个单位,黄胄的儿子送的。当時黄胄的画被称为黑画,受到了批判,没有人拿它当回事。亲戚看怪物猎人h漫喜欢就送给了他,于是高怪物猎人h漫小心从隔墙上把画揭下来,找人精心清洗干净,装裱后珍藏了起来,从不示人,连关系密切的好友也难得一睹。

可见怪物猎人h漫对该画珍视至深。

时过三十年,高怪物猎人h漫偶然在电视上看到黄胄的一幅小画拍卖到几百万,想到自己收藏的黄胄的画还更大一些,便寝食不安了,一番思索之后,毅然把画还给了亲戚,亲戚感到很意外,并说如果放自己家里,早就没有了,老房子多年前已拆掉重建了,没人会把画揭下来收藏。日前,中央电视台“记住乡愁”栏目为此事采访高怪物猎人h漫,主持人问是什么想法使他把画主动还回去,高怪物猎人h漫说,之前,以为画还没有什么经济价值,一文不值,自己收藏还没什么感觉,现在知道值几百万元,再放自己家里总觉着不得劲。把画还回去以后心里释然了、舒服了。主持人称赞高怪物猎人h漫是恪守传统道德的典范,堪为表率。

在这里还有两点是必须提及的。

书法之外,高怪物猎人h漫还是一位传统功力深厚的画家,大写意花鸟造诣精深,但非本文讨论范围,这里不多赘言。

高怪物猎人h漫的书法艺术水准世所共知,慕名求教且学有所成者不乏其人,李中华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入室追随高先学习书法数年,十九岁时就被批准加入了中国书法家协会,多次入选国家级大展,成绩斐然,后来去了日本作访问学者,在京都艺术院任教多年,现在是周口市唯一一位全国最高书法篆刻学术组织——西泠印社社员。由此看,高怪物猎人h漫对中国书法的传承所做的贡献也是不可小觑的。

高怪物猎人h漫为人质朴谦逊,澹泊处世,不求闻达。他所恪守的“三不”为人们所称道:不参与非公益性质笔会,不赴宴请,不参加社会上的各种协会。所以我们这样认为,高怪物猎人h漫并非是主流艺术家,但也不能说他是草根艺术家。高怪物猎人h漫做了几十年的文化工作,是个毫无异议的正统文人。他的作品也是纯正的文人书风、文人画风。所以,称高怪物猎人h漫是文人书画家,应该是名至实归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