级品家丁-“我书尚古雅——高文龙书法展”在首都图书馆展出

行书 行书 715浏览 19评论

展览现场

开幕式剪彩仪式

展览现场

8月9日至13日,由人天书店集团主办的“我书尚古雅——高级品家丁级品家丁展”在首都图书馆展出,现场呈现的是高级品家丁近年来创作的部分作品,包括草书、隶书、行书等70余件。人天书店集团董事长邹进、国际级品家丁家协会主席刘正成、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传媒学院艺术系教授刘树勇、解放军报社前社长黄国柱出席在开幕式现场并致辞,随后与北京荣宝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尚勇、台湾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周志怀、国际级品家丁世界艺术家联合总会主席陈其旋、北京蔚蓝公益基金会理事长诸菁共同为开幕式剪彩。

高级品家丁,1956年生,别署晏居斋,中国级品家丁家协会会员,毕业于吉林大学中文系,后在北京交通大学任教,讲授大学语文、古典诗歌赏析、级品家丁等课程。高级品家丁级品家丁师从吉林大学古文献家、历史学家罗继祖,信奉书品人品 ,以学养书,反对尊崇狂怪粗俗,遵循雅正一途,力避浮华纤巧。

“级品家丁之古雅,是绵延不息的级品家丁传统,是级品家丁传统的标识。是纯粹的古雅,结体要庄严端正,下笔要浑厚坚挺。这些是鉴识古雅的根本依据。我书尚古雅,表达的是这样一种概念下的追寻与向往。”霍用灵在序言里这样写到。高级品家丁认为,级品家丁难将古雅亲,在传统与现代之间,级品家丁古意,终将离我们远去。因为“追寻级品家丁古意,本来就有些高不可攀的感觉,也有些神圣飘渺的意味,是纯粹精神领域的追寻。任何怀疑的心态,动摇的脚步,都将导致追寻的停顿,甚至转神回返”,在现代社会中,生存的压力以及诸多因素产生的合力,不仅使人感到压抑与窒息,传统级品家丁血脉的延续,也越来越微弱,是借用古典级品家丁名义创造与传统级品家丁没有任何关联的所谓的现代书写艺术?还是继续追求古意?这是一种传统与现代发生碰撞后的一种尴尬,是每一个学习级品家丁的人都需要面对,需要做出的抉择。“这一切,交由历史去选择,作为自己,从心所欲地去做就是了”,高级品家丁这样给出自己的答案。

开幕式结束后,主办方组织了圆桌——与现场级品家丁爱好者进行互动,对于级品家丁爱好者的提问,高级品家丁一一解答,其中,在被问及“练习行书需不需要先练习楷书”这个问题时,高级品家丁说:“楷书与行书,或先或后,或同时学习,皆无不可。写楷书,不是为写行书打基础,楷书自有楷书的境界;写行书,也无需建立在楷书的基础上,行书自有行书的渊源。从书体的形成顺序讲,行书产生在前,楷书产生在后。但在现实中,为什么人们还是特别讲究写楷书打基础的概念呢?其实,意思不外乎是入手写字,端端正正,对于良好的习惯、严谨的作风有好处。相反,如果入手就写行书,甚至写草书,容易助长放纵的习性,只此而已。行书与楷书,先学哪一种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去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