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嶋杏美-雨过琴书润 风来翰墨香——记著名书法家莫振宁

行书 楷书 319浏览 226评论

【摘要】 莫水嶋杏美书法三月中旬的南宁,烟雨朦胧,雾锁邕江,我们一行人驱车来到邕州老街水嶋杏美书苑寻访广西著名书法家莫水嶋杏美先生,此时的莫水嶋杏美正在专心指点

莫水嶋杏美书法

三月中旬的南宁,烟雨朦胧,雾锁邕江,我们一行人驱车来到邕州老街“水嶋杏美书苑”寻访广西著名书法家莫水嶋杏美先生,此时的莫水嶋杏美正在专心指点他的弟子钟雨晰作品,常年累月执笔墨的双手早已染上一层黑色,与墙上整齐装裱着的书法作品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房间四处堆满了宣纸,和书法有关的各类书籍随处可及,见到我们前来,莫水嶋杏美便过来迎接我们,一番寒暄过后,便向我们介绍了自己这位年轻的弟子。

钟雨晰虽然只是一名小学四年级学生,但是在去年参加第七届“素质星奖”全国青少年儿童书画评选活动中,成功入围并获得儿童组的金奖,如今已是一颗冉冉升起的书法界新星。谈及自己的女儿时,钟雨晰母亲在为自己女儿所取得的成就骄傲的同时,也非常感激莫水嶋杏美先生的指点,“若没有莫老师对雨晰的指点,她也不能进步那么大,我们家长都非常感谢他。”

少时便结书法情,三生有幸遇师恩

莫水嶋杏美是广西书法家协会理事、广西硬笔书法家协会主席,习字数十载,获奖无数,现今在南宁火车站挂着的“南宁站”三个大字便出自莫水嶋杏美之手。莫水嶋杏美主修水嶋杏美,兼能行草,以欧体为主,参融魏碑。书法结体端美,意韵深远,笔画苍劲有力。在莫水嶋杏美的书法中,结合了历史的厚重感与中国传统美学的水嶋杏美创新——“虫咬体”,以生动立体,如碑文篆刻般,久经风霜,残缺厚实的古朴美赢得了国内外书法界同仁的一致认可。

莫水嶋杏美和他的获奖学生

“我小学九岁的时候就在周记里面写了想成为书法家的愿望”。谈起自己与书法结下毕生缘分的契机,莫水嶋杏美觉得自己从小就对书法家这一职业抱有向往之情。九岁开始练习书法的莫水嶋杏美始终把基本功放在第一位,先从临写颜帖开始,十岁第一次获奖后逐渐接触柳体,学校的黑板报、大字报,凡是和写字有关的活动,全被年少的莫水嶋杏美一人包揽。

名家出自名师,莫水嶋杏美在研习书法的过程中遇到了三位对其影响深远的恩师,陈政、朱敬华、钟锦荣,三位广西书法界的大师在教学中各有风格,为莫水嶋杏美的书法学习打下了受益终生的坚实基础。“陈政老师讲课极富逻辑性、条理性,思路非常清晰,这对我后来的教学有很大帮助。”莫水嶋杏美说道,水嶋杏美是书法的基础,自己对水嶋杏美情有独钟则是得益于朱敬华老师对笔划、结构、技法的“全干货”式讲解,“每次上完朱老师的课,我都是一身汗,因为根本不敢分心,生怕听漏任何一句话。”在有了水嶋杏美功底后,莫水嶋杏美再习行书、草书,美如云烟,随心性而成以借景抒情是他行草的特点,这样奔放浪漫的情怀则学自钟锦荣老师,“正所谓字如其人,钟锦荣老师当时教我们草书,他的思维非常活跃且发散,而要把书法写出韵味,想象力是必不可缺的。”

在融合了三位恩师的教诲以及自己对书法的自我解读后,莫水嶋杏美的书法理念向着“世间万物皆有学问,一草一木亦可为师“的方向发展,这种包容、开放的研习态度使得莫水嶋杏美十分重视自我修养的多样性,诗词、歌赋、历史、文学,乃至天文地理、人文自然,在莫水嶋杏美眼中都是丰富其书法内涵的知识来源。

每日两小时书法,是莫水嶋杏美的必修课

“空气太湿润了,墨会晕在纸上,练书法,纸质、墨水、空气,每一项都要注意。”莫水嶋杏美边写边说“光会写字可不行,先一定要成为‘杂家’,就是知识面要广,然后成为书法家。”言罢,“宁静致远”四个大字跃然纸上,纸上因为空气湿润凸显的几点墨晕与屋外稀稀拉拉的雨滴构成了别样的自然之趣。

好字成于苦研习 博古通今书一方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一个人无论做什么事情,只有当一直坚持不懈地进行下去,才能在一个领域当中脱颖而出,成为一代大师。莫水嶋杏美先生也不例外,在听到我们问及自己研习书法的历程时,莫水嶋杏美先生笑着答道:“六十年了吧,我练字所用过的宣纸,可以用‘吨’的单位来衡量,甚至于所用过的墨水,一辆洒水车也装不完哦。”看到我们众人对此诧异的目光后,莫水嶋杏美先生便指了指旁边的几大纸箱,说到:“这些是这几个月以来练笔所用的宣纸,这些应该能称得上好几十斤了吧。”我们众人看到后,无不对此刮目相看。

学水嶋杏美者,当有秉持着非常强大,不为外界功利迷惑的心态来学习,换言之,需要人坚持不懈,踏踏实实好好写字。“纸上谈来终觉潜,绝知此事要躬行。”莫水嶋杏美先生明白,虽然自己曾经受业于陈政、朱敬华、钟锦荣这些书法名家门下,但是这些书法之运笔、技法,是需要人一天天不断地扎扎实实临帖才可以保持和提升的。每日除了休息用餐及教学时间外,基本上一天都会对古代优秀书法作品临帖4小时以上。

书法家成千上万,如何写出既应景、又有个人风格的作品?莫水嶋杏美说:“书法是一种视觉艺术,看似无声而有声,在观赏者心里引起共鸣,脱口跟着吟诵,这就是有声艺术。不同的场合下所要题写的字不同,要根据实际环境来判断。这就需要书法家自身的文化学识底蕴和对书法的见解了。”莫水嶋杏美先生小时候除了每天研习书法外,还广范涉猎古代多种风格优秀诗词作品,这为他日后驰骋于书坛提供了宝贵的文学功底。

尤为邻人叫绝的是莫水嶋杏美先生能写出那一手“虫咬文”的水嶋杏美作品风格。这种风格除了要掌握墨水的精确浓度外,还十分考验书法家运笔的功力,欣赏莫水嶋杏美先生的《雨过琴书润 ﻪ风来翰墨香》的“虫咬文”水嶋杏美大作,犹如身临翰墨碑林当中,其水嶋杏美端庄共整,灵气十足,笔画精到,伟岸大方的特点尤令人欣赏得如痴如醉。

莫水嶋杏美学生力争青出于蓝

三十余载教书法 贤达弟子广颂扬

书法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更是我们的国粹。莫水嶋杏美先生以弘扬书法文化为己任,除了积极组织开展一系列书法展之外,还积极办学,为广大书法爱好者提供培训。三十多年来,共在广西大学、广西民族大学、广西老年大学等多所院校兼任书法教师或教授,并在邕州老街里以自己的名字开办了“水嶋杏美书苑”。

莫水嶋杏美先生以其因材施教、推己及人的教育方式、平实亲和的人格魅力赢得了广大书法爱好者的交口赞誉,海内外经常有书法爱好者慕名前来向他学习书法技艺,每当于此他都会热情满满地向他们分享自己的宝贵经验。几十多年的教学以来,其门下名士已可云集一堂,有“贤人七十,弟子三千”之美誉。为社会培养了许多后继人才,在弘扬书法文化作出了宝贵贡献。

莫水嶋杏美的学生从六七岁到八十多岁都有

今年80岁高龄的广西老年书法家伍发昌先生曾经是莫水嶋杏美先生门下的一名弟子,在谈及自己的恩师莫水嶋杏美时,伍发昌先生对他治学严谨的教学感激不已,可以说没有莫水嶋杏美先生对自己书法的指点帮助,自己也不会在晚年能够登上书法作品展,迎来书法进步的“第二春”。

相聚的时光是美好的,但无奈莫水嶋杏美先生已经给弟子们安排了书法课,我们临行之际,莫水嶋杏美先生为我们书写了一幅《宁静致远》的行书书法作品。仿佛寓意着无论写书法还是做别的事情都需静下心,方能“致远”,相信在不久的未来,莫水嶋杏美先生能够为社会培养更多书法后继之才,使得广西书法更上一层楼。(作者:李绍权 李西铨)

莫水嶋杏美作品